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火灭小说网 >>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 >> 第191章收服众心,邪症求治

第191章收服众心,邪症求治

“不管如何,今日还请门主给我们一个交代。”

“对!”

“难不成我们就要这么不明不白的成为其他人的手下吗?那我们这些年来跟随巫医门共同面对过的那些过去又算什么?”

“还请门主给我们一个说法。”

此时,凌薇一行人已然来到了巫医门这栋大厦的一楼门前,所有巫医门的弟子全部齐聚于此,这场面还真可谓是必须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即便刚才巫云哲有开口训斥,但是这巫医门中的上下却又不乏有一些年长者,在巫医门中资历较深之人出来挑衅。

其实对于这群人所谓的说法,凌薇并不感到生气,相反,对于这群巫医门的弟子此刻的表现,她深感欣慰,因为也只有他们如此表现,才证明这群人是从来都忠诚于巫医门这一组织的。

而此时此刻他们表现的越是激烈,那也就代表巫医门的概念在他们的脑海深处越发的根深蒂固。

“都给我住口。今日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但是现在,还请大家全部安静下来。接下来我要为大家介绍的人,乃是今日在全省中医交流大会上,以精湛银针解毒而胜出了我们堂主巫晓辉的医生——凌薇。”

巫云哲那张青黑色的脸庞上此刻布满了严肃的色彩,一双抠进去的双眸中更是带着深深的凌厉,当他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他的一双眼睛也在扫射着对面所站着的所有巫医门中人。

不得不说,巫云哲说话,在这巫医门上下是极其拥有分量的。

就眼下这么一句话,便立刻令现场中的所有人全部噤了声,不仅如此,凌薇还注意到,每一个人的脸色也逐渐的从开始的不甘和纷乱变成了此刻的认真与严肃。

看来,在戒魂大哥不在的这些年里,巫医门照样被巫爷爷和巫云哲带领的非常有秩序。

“大家先听我巫云哲说几句。”看到众人在自己的言语中安静下来,巫云哲的心底也是一阵说不出来的骄傲,这就是他们巫医门的弟子啊,那般的遵守巫医门的规则,这些年巫医门中的弟子们全部都在为明天而努力。

他又怎么忍心让巫医门葬送在自己的手中?

“刚才既然你们也已经在问我,那么我想,这个时候也是该我站出来说两句了。这些年来,我巫云哲带领着你们所有人生存在这个巫医门中不错,但是你们平心而论,这些年我们巫医门真的好过吗?”

从人群中走出一步,巫云哲走上前去,大声的询问,响彻的声音洪亮无比,传入每一个巫医门弟子的耳中。

“好过。”

“跟随着门主,我们从来就不后悔。”

“就算巫医门从来都没有被其他医学界的组织承认,但是我们巫医门有着我们巫医门的骄傲,不管如何,门主,只要你带领着我们,我们是一定不会叛离巫医门的。”

“是的门主,求您不要把巫医门交给其他人。”

一大片喧闹的附和声在耳边响了起来,巫云哲听着众人的话,双眼也是微微一红,心头更是如同注入了一阵强烈的暖流,直直的令他那颗沉寂多年的心再度的火热了起来。

有些感恩于众多弟子此刻的表现的巫云哲伸出手来示意大家不必再说,然后再度开口:“真的非常庆幸我们所有人都相聚在巫医门,不论是今天还是明天还是以后更远,我们巫医门永远都是一体的。你们认为我做为门主,会是舍得轻易的把巫医门转嫁给其他人吗?”

浑厚有力的嗓音,在整个巫医门的大楼环绕。

这一句话,巫云哲注入了一丝灵力,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的听到他的心声。

“可是门主,刚才我们分明亲耳听到了你要奉那位名叫凌薇的少女为首,难道说这不是真的吗?”就在一片安静的现场中,有一道年轻的声音响了起来,这道声音,吸引了凌薇等人的视线。

转眼看去,却见那人正好是当时在十二楼的时候所看见的少年,他脸色认真目光中更是带着几分期盼的盯着巫云哲,似是在等待着巫云哲给他一个满意的回答。

见到巫医门众人竟是如此的爱护巫云哲,凌薇明白,想必这些年来,巫医门虽然干着收人钱财为人消灾的买卖,却是从未亏待过自己门中人。

“不错,你没有听错,我刚才的确亲自请求凌薇来接替我们巫医门门主之位,可惜的是,凌医生她并没有答应我的要求,但庆幸的是,虽然凌医生并没有答应我的要求,却用另一种方式答应了要带领我们巫医门。现在,我就在这里跟大家宣布,从今日起,我巫云哲仍旧还是巫医门的门主,但是在我之上,还有一个领导人,她就是凌薇。”

声音平缓的述说着这个事实,巫云哲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直接把手伸出来指着凌薇,然后把她介绍给大家。

也是在巫云哲的这番话刚刚落下的那一刻,在场的所有巫医门的弟子都还未曾来及说什么反驳话语的时候,上一任门主巫原却已然从大厅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他这一走出来,霎时间吸引了外边儿所有巫医门弟子的视线。

无数双眼眸中都因为迎面走来的巫原而露出了几分截然不同的神色,有怀疑,有诧异,有惊奇,更有不可置信。

但毋庸置疑,巫原的出现,当即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天啊,那是老门主吗?老门主的病竟然好了?我没看错吧?”

“快帮我揉揉眼睛,或者打我一下也行,我实在是无法置信眼前所看到的这一幕。”

“巫……老门主?巫老门主竟然好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啊,老门主的脸色变得很红润很正常,竟然再也不像我们似的,满脸青黑,而且他身子骨似乎也恢复了原来的矫健,天啊,老门主一瞬间好像年轻了十多岁呢。”

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众人被眼前出现的巫原给惊呆了。

察觉到众人眼中那不可置信的光芒,巫云哲忍不住悄然转过眼去打量了凌薇一眼,原来,刚才她叫父亲晚点再下来,就是这么个意思。

看来,这一次他真的找到了一个好的领导人。不仅仅医术在手,就连谋略都十分过人。

“怎么?都觉得无法相信吧?我这后半辈子几乎都在床上度过,可是现在,我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大家的面前,是不是感到非常的讶异?一辈子脸上都带着青黑色做人过活,现在却是面色红润,大家是不是很羡慕?”

巫原慢慢的行走至凌薇的身旁,然后将眼下众人的神色全部收入眼底,然后淡淡的开口问道。

他的声音虽然还有些嘶哑,但是却已然不再像是当初那般割肉似的让人听了难受。

“我的病,是凌医生治好的。不仅我的病,她能够治好,就连你们大家脸上的青黑以及那枯瘦如柴的身子骨,她都可以调节,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成功之例。”

张开了双手,巫原撸起了袖子,特意把自己手臂上的肌肤也透露出来给大家看。

当众人看到巫原手臂上的神色也回到了正常的那一刻,的确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惊心。

“如果可以,我倒是真的想让凌薇来担任我们巫医门的门主之位,可惜凌薇她年少成名,身负重任,并不是闲的无事的人,而就在不久前,她已然答应了要成为我们巫医门之首,怎么?你们大家难道不以此为荣,反以此为怒?”

巫原的声音并不如巫云哲的声音大,但是他是上一任门主,他一出面,那些个在巫医门较有资历的众位年长者也就一时间噤若寒蝉。

一朝天子一朝臣,巫原曾担任巫医门门主之位的时候,这些年长者对他唯命是从。

如今巫云哲担任巫医门之位,那些年轻一辈的众多弟子倒是直接对巫云哲唯命是从。

俩父子今日齐齐上阵,就是为了要给众多巫医门的弟子们一个交代,一个足以让他们心花怒放的交代。

“凌医生可以治愈我们身上这奇怪的病症吗?”

“凌医生真的有传说中的那般厉害吗?”

虽然巫原已然站出来,并且为凌薇说话,可是这群巫医门的弟子们从未真正见识过凌薇的厉害,又哪里真的肯相信呢?

不过对于他们这样的表现,凌薇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对于众人这种怀疑,她也并不生气。

“我不仅可以治愈你们身上这奇怪的病症,还可以教你们治病救人之术。但是前提是你们都必须遵守我凌薇的法则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沉默了许久的凌薇,这个时候终于从人群中站了出来,来到了众人都可以看见的明了位置上,她脸色沉静,双眸中时不时的闪烁出来睿智的光芒,掏出了自己的银针盒,在话落的那一瞬间,五根手指轻轻挑起几根银针。

就在众人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她用那五根手指相继夹着银针的那只手,手腕轻轻一扭,顿时间她手中的无根银针已然齐齐发出,再低头,却见那无根银针都在她对面所站着的那位少年的身上。

这一手露的太快,以至于后边的人许多都没能看见。

但是前排的那些少年们却是全部一个个张大了嘴,如同吃了鸡蛋一般,合不拢嘴,每个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盯着凌薇对面所站的那位少年,紧紧的黏在他身上那几根银针上面,目瞪口呆。

没有理会众人的脸色,凌薇微微侧过头对着身后交代一声:“去准备一盆温水吧。”

这一次,凌薇一说,巫晓辉就立马会意了过来,只是离去之前他还忍不住羡慕的看了一眼凌薇对面那个身上正插着银针的少年,恨不得自己才是那个被凌薇拿来服众而医治的人。

交代完这一句话之后便再也没有开口的凌薇也不看向其他人。

自顾自的继续操作着手中的这位巫医门弟子,银针在她的手中就如同用有了人生命一般,竟是给人一种在挥舞的错觉,站在前排的那几个少年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时间去怀疑凌薇的医术?全都被她露出来的这一手给吓破了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可是面前这位年仅十九岁的少女,却让他们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快!

如果不是近距离的查看,他们真的无法相信,自己身旁所站着的同门弟子此刻身上布满的银针就是凌薇在短短的时间中扎进去的。都说下针要认真,找准了穴道再动手,可是凌薇呢?却是手持银针丝毫不带任何停留的直接把银针送进了这位同门弟子的体内。

这一刻,所有人都蜂拥而上,寂静的观摩着凌薇给同门弟子施针的过程,谁也没有再开口打扰。

站在后边儿的那些巫医门众人有些更是挤破了头都要来到凌薇的附近,以至于此刻凌薇为这位巫医门弟子施针的一举,令这群巫医门中的弟子以她为中心围绕成为了一个大大的圆形。

这一次,凌薇都没用十分钟,仅仅只用了三分钟的时间,便迅速的为眼前这名少年摘除了银针。

因为巫原的身子骨比较年长,而且他身上的毒素更多些,加上他体内还有一些其他的毛病,为了彻底的根治他,凌薇才会花费了十分钟的时间,而这会儿已然为这名少年摘除银针的凌薇却是又开了口。

“带他下去泡个澡吧,三分钟以后出来。”

说完,凌薇直接收起了那些用过的银针,一把递给了自己身边就近的那名巫医门弟子。

原本还对凌薇产生无数质疑的巫医门弟子这会儿却是乖巧无比的帮她双手托着银针,一脸求学的站在她的身旁。

看着手拿着自己银针的弟子还在这里一动不动,凌薇也是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你怎么还在这里?拿去消毒后再给我送过来。”

直到凌薇的声音再度响起来,这位双手捧着凌薇银针的少年才愣了愣点了点头,然后如同失魂了一般的往巫医门大厅内走去。

“天啊,她出手的速度好快,我都看不清楚。”

“是啊,真的太厉害了,果然门主没看错人啊,我都没在门主的手中看到过如此精妙的针法。”

“难道说我们巫医门这一次真的遇到贵人了吗?”

几个年长的巫医门弟子在见识过凌薇的这一手凌手银针之后,一时间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后怕之情,刚才他们不明所以的攻击凌薇,现在却是在心底松了一口气,有着这样精妙绝伦针法的少女,倘若成为巫医门的仇人,那该是怎样可怕的一件事情?

“今天,我将会把这一手治愈你们肌肤青黑与身子骨枯瘦如柴的针法教给你们门主,然后由他再将这针法传授给你们,到时候你们就可以互相为对方针灸治病。”

淡淡的扫视了一眼此刻已然转变了态度的巫医门众多弟子们,凌薇的唇角处噙着一抹浅笑,她那双细长凤眸宛若星辰一般,在看向众人的同时,也给所有人的心头留下了一抹深深的印象。

“现在,你们应该相信凌医生的医术了吧?她不但有能力领导我们巫医门,更是身负着你们谁都无法想象的强大医术,如果大家都没有任何异议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宣布,此后凌薇便是我们巫医门的领导人。”

这一次,巫云哲的声音再响起来却是奇异的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挠。

大家都对面前的凌薇产生了深深的忌惮,包括那些个在巫医门算是比较有资历的老者,也是被凌薇这一手针灸法给惊得不轻,碍于巫云哲和巫原在场,他们才强忍住没有冲上前去询问凌薇来头的那股冲动。

“巫医门日后还是由你来带领,我不过是一个暗处的甩手掌柜罢了,当然,巫医门如若有任何事情,我必然不会置之不顾,今日我中医交流大会还有一些事情,就不多停留了,现在是时候跟大家说再见了。”

面向众人,凌薇丝毫没有露出一丁点的胆怯,相反,她气度沉稳,情绪内敛,在对巫云哲说出这番话之后,巫云哲很快看了一眼身后一直站着的巫晓辉,对他使了个眼神。

“是,凌……凌医生,我们送您回去吧。”

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凌薇的巫晓辉这会儿也是惊喜不已,这巫医门有了凌薇的带领,以后还指不定要走上什么样的征途。

“你们叫我凌医生就好,有一点我在这里要说清楚,关于我跟巫医门之间的渊源,是我们巫医门的秘密,暂且就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的,否则不利于巫医门今后的发展。”

对众人提醒了一番之后,凌薇跟巫云哲还有巫原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带着两名黑衣大汉一同扬长而去。

直到凌薇离开,之前那位被凌薇亲手治愈的巫医门弟子才从大厅中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一跑出来就激动不已的对着大家呐喊:“我正常了,我正常了,你们快看啊,我现在脸色也正常肌肤的颜色也正常,再也不用被人用怪异的眼神盯着看了。”

其实对于巫医门众人上下来说,这青黑色的肌肤以及那一身枯瘦如柴的身子简直就是噩梦,这些年每个人的身上都承载了无数的异样眸光,如今在凌薇的一番解救下,他们终于可以不再带着一身青黑做人了。

这一刻,凌薇虽然已经离开,可是她的名字,却已经无声的在巫医门众人的心中留了下来。

巫晓辉亲自开车送凌薇返程,这一次,巫晓辉更是对她低头三分,毕竟她如今才是巫医门上下真正的幕后老大,对于这个认知,巫晓辉也是有着无限的感慨,才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凌薇的身份却已经转变了好几圈。

开车的过程中,他时不时都会忍不住透过后视镜去观察凌薇脸上的神色。

实在是对她太好奇了,如此年轻一身的医术却是早已让世人惊叹不已,有了这样的为首之人,巫医门今后将会走得很远很远吧?

正如巫晓辉所想,很多年很多年以后,华夏各界包括其他国界,巫医门这三个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当然,这是后话了。

抵达蓉城市中医协会大楼的时候,又是一个多小时以后。

当车身抵达的那一刻,巫晓辉迅速从驾驶位上探身而出,来到凌薇所坐的后座位,为她拉开了车门:“凌医生,您请。”

从车厢中下来,凌薇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她不久前才准备好的纸张,交给巫晓辉,她唇角处扬起的笑意却是淡淡如风:“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你回去以后把它交给巫云哲,告诉他巫医门日后有任何困难或者任何需要我的地方,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凌薇这番话一说完,巫晓辉便立即点头如蒜的把这张纸接了过去,脸上更是露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敬畏的神色垂首跟凌薇道别:“凌医生还请慢走,我现在回巫医门就立刻把电话号码交给门主。”

巫晓辉的话一落下,凌薇微微颔首之后,转身向着中医协会大楼走去,而两位黑衣大汉也在这个时候如数跟上。

站在原地目送着凌薇离去的背影,巫晓辉的脸庞上全都是真诚的臣服。

一路乘坐电梯回到中医协会顶楼,一路前行到这巨大的会议室门口处,凌薇还没来得及推门,这时候就已然有人从里边为她拉开门来。

开玩笑,现在她可是整个蓉城市的中医协会副会长,这位置在其他地方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在中医界,尤其是蓉城市的中医界,那可是鼎鼎有名的。

“凌薇,你回来了?刚才大家在窗口处看到是巫晓辉送你回来的,还一脸尊敬,是怎么回事儿?”

方文山率先来到凌薇的身前,忍不住好奇的心思,问了起来。

面对方文山的问话,凌薇也并未如实回答。

“嗯,刚才去了巫医门一趟,的确发现我跟巫医门有点小小的渊源,所以跟他们巫医门的门主聊了一会儿。”并未把自己跟巫医门之间此刻的牵连说出来,倒不是凌薇有意要瞒着方院长,而是因为此刻人多眼杂,许多事情可不是她想说就能说的。

隔墙还有耳呢。

“反正你没事就行,快快快,你回来了就好,刚才我们还在讨论一个关于治疗羊癫疯的问题,大家都想不到突破口,你来了正好,你快过来看看。”

听到凌薇对去巫医门的事情避而不谈,方文山倒也是很聪明,也就不再当着众人的面问。反倒是话锋一转,提起了其他的事情。

方文山现在也算是将凌薇放在了一个最明白的位置上,那就是他的教科书。

“羊癫疯?好吧,我们去看看。”

见到凌薇回来,在这个巨大会议室中的一些中医界泰斗级人物们脸上又是露出了笑嘻嘻的神情,凌薇一出现,众人就全部围了上去,当真是给足了凌薇颜面。

反观柯树与柯金宝可就不那么高兴了。

爷孙俩始终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凌薇离去的期间,他们也曾尝试着与众人聊天,可惜这一次的中医交流大会上风头全部被凌薇占尽,可恨众人竟是连搭理他们爷孙俩的态度都变成了爱理不理。

这会儿凌薇一出现,众人那态度,与对他们态度之间明显的落差令柯树的心底相当的不是滋味儿。

摩拳擦掌的盯着会议室的大门口,他的脑海中迅速想到了一个点子。

“爷爷,我去一下洗手间。”

低声在柯金宝的耳边说完这一句之后,柯树便从位置上站起身来,趁着众人都围绕在凌薇身边的时候,他悄然间穿过人群,独自离开了这个巨大的会议室。

正如柯树所想,他的离开,根本就未曾引起众人丝毫的发觉。

掏出手机,柯树大步流星的往洗手间走去,却是拨出了一通谁都意料不到的电话。

电话在几秒钟后被接通,有一道男声从电话中传了过来,很是礼貌:“柯医生?是柯医生吗?您终于想通了,要前来我们医院考察了吗?”

听着这道满是奉承和惊喜的声音,柯树却感觉不到一丝快感,不仅如此,他此刻唇角处更是扬起了一抹讽刺的冷笑,这个世道真是现实,众人只知道他柯树的时候,谁都对他柯树礼让三分,奉承两分,尤其是这些只知道他柯树,却不知道凌薇的人。

“嗯,是我。”

“柯医生竟然想通了,终于给我们致电了?”

听见柯树的肯定,电话中那道男声似乎又更激动了几分。

对于这电话那头之人的激动,柯树只想呵呵,这些人要是知道自己在中医交流大会上败给了凌薇,恐怕立马就会转变态度吧?

“嗯,你们医院不是堪称蓉城市专职疑难杂症的医院吗?我想问问你们医院有没有非常顽固性的病患,就是好几年都从未治愈过的那种病患,今日不是我们全省的中医交流大会么?我想,这样的病患若是出现在中医交流大会的话,恐怕只会给中医交流大会锦上添花吧?”

没有明说自己想要为病患治病,反倒是侧面的把中医交流大会正在进行中的消息透露给对方,柯树这一口话说的也是挺漂亮的。

“柯医生的意思是要亲自为病患治病么?”

“你也不必这样说,这一次的全省中医交流大会本来就是各界神医显神通的时候,这一届全省中医交流大会在蓉城市的中医协会展开,不正是给我们蓉城市表现的时候么?若是有那种疑难杂症的病患,不如送到中医交流大会来看看吧,我想着中医交流大会乃是全省性质的,想必会有人有办法解决的。”

依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柯树反倒是抛砖引玉的把自己此刻所在展开中医交流大会的位置彻底的透露了出去。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没有再跟对方啰嗦,直接掐断了电话之后,来到这个洗手间的洗手池边,抬起头目光锐利的看着镜子中倒映出来的那个自己,搭在洗手池花岗石上的双手越发的用力,甚至指尖泛白。

哼!

凌薇,你不是相当的厉害么?

那么今天,就让你也见识见识我柯树的本事吧。

打开洗手池的水,柯树狠狠的洗了把脸。

然后泰然自若的离开了洗手间,回到了这个巨大的会议室中。

柯树的回归,照样没有任何人发现。

看着那群人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羊癫疯的病情,他那张殷红的薄唇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轻嘲之色,脸上更是满满的不屑,这群傻瓜,还妄想着用中医医治羊癫疯?

如今科技发达,如若没有西医的辅助,中医算个屁?

这个想法其实在他出国留学的时候,就已然产生,只是碍于爷爷也是中医协会的一员他才从来都没有说过半句而已。

回到位置上,察觉到了自己这边的冷清,柯树却是不再愤怒,反倒是对接下来的中医交流大会有些期待。

十分钟之后,蓉城市中医协会会长黄庆明发话,组织大家前去中医协会大楼附近一家有名的中餐店吃饭,随着他的发话,浩浩荡荡的大部队一同离去,顿时间,这个巨大的会议室再次的变得空旷了起来。

这一顿饭,用了大家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再次回到这顶楼会议室,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这一次,一行人打道回府,却是见到了本来不该出现在会议室中的人。

见到诸位进入会议室的身影,这原本就等在会议室内的妇人也是一脸的喜极而泣,冲上前来就扑在地上不起来,大哭大闹的喊着:“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吧,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吧,我儿子五年前开始就一直不说话,双目呆滞无光,整个人就跟木偶似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求求你们好心的救救我儿子吧。”

妇人的哭声有些悲恸,却也不难看出是真正的在伤心。

随着妇人的这一哭闹,省内中医协会会长车金斗也是脸色一正,走上前去,把她给拉了起来,一边拉还一边沉声开口询问:“你先别哭,站起来好好说话,你儿子是从五年前开始就这样的么?这五年期间你可有带他去看过什么医生?医生怎么说的?”

车金斗一发话,顿时间这位妇人便从地上爬了起来,抬起头说话的时候,众人都注意到这个妇人的脸色有些憔悴,并且戴着与年龄不符合的苍老,可见这些年为了儿子的病情也的确是操碎了心。

“这五年来我不断的为儿子求医,可是都没有人能够治好我儿子,我也是今天听见医生说蓉城市在开中医交流大会,所以才特意带着我儿子过来的,没有想到还真碰上了,求求你们好心的中医们救救我儿子吧。”

抹了一把眼泪,这妇人语速极快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对面走来的这一群人,又开始说儿子的病情:“五年前的一天,我儿子跟同学们去打篮球,结果就是这一次打篮球葬送了他五年的时间,同龄人现在都考上大学了,只有我儿子还在家中养病,这要是能治好病也五年时间浪费了也就罢了,可关键就在于,五年了,我儿子也丝毫没有任何的好转。”

她没有说的是,家里的积蓄早已经在这五年间被她给儿子治病花费完。

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因为担心儿子一个人呆在家里会出事,所以她都不敢出去干活,家里一直都是丈夫一个人在支撑,而她每天的任务除了家务活就是照顾儿子了。

自从儿子变成现在这幅呆滞的模样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每天也不知道他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

“既然你都找上门来了,那么这件事情我们中医协会也不会不管,但是还得从长计议,你先坐一下,我们商量一下对策。”

如果可以,车金斗是决计不会答应为这个孩子治病的。

今日展开的这是中医交流大会没错,但却不是慈善中医大会。

他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答应下来,不过是因为今日下午将会有省领导前来观摩这一场省内中医交流大会,为了保住中医协会的名声和名气,他逼不得已才答应了下来罢了。

同样身为中医协会会长的黄庆明几乎是立刻就读懂了车金斗这一举动的原因。

这一次的全省中医交流大会在蓉城市展开,但却同样受到省内一些领导们的关注。

早在通知众人参加这一次的中医交流大会的时候,黄庆明就曾告诉过大家,这一次的中医交流协会将会有省内前来的领导过来巡查。

“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儿子,你们都能参加中医交流大会,想来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必然可以为我儿子治病的。”

这妇人听到车金斗所说的商量,生怕此事会就此停下,当即就再次泪眼蒙蒙的求了起来。

她这句话一出,车金斗也是叹息一声无奈道:“你放心,既然你今日都出现在我们这中医大会现场,我们就决计不会置之不理的。”

叹息的同时,车金斗不由得转过眼悄然打量了凌薇一眼,当看到凌薇脸色无差的时候,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是中医协会会长没错,但是要真谈起中医术,这整个会议室内,拿得出手且绝对可以治愈这病患的,恐怕寥寥无几。

“凌……”

偏过头就想喊凌薇过来看看的车金斗话都没说完,柯树的声音倒是率先响了起来。

“阿姨,您不用担心您儿子的病情,我们中医协会的能人多着呢,看见没?这出现在中医交流大会上的,全部都是我们西南省有头有脸的中医界泰斗们,他们每一个可都是身负医术的,您今儿个带着儿子来到这里,算是来对了。”

柯树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却是说出了这样令车金斗不满意的话来。

不仅如此。

就在众人都诧异沉默了一上午的柯树怎地这时候开口时,他又说话了。

“诺,看见没?那个少女,她才不过十九岁的年纪,但是却已经医术过人,年纪轻轻就成为了西南省中医协会的会长呢。您就别哭了,赶紧去求她吧,您儿子的病情,其他人我不敢说,但是她一定能够治愈的。”

这话一出,几乎是所有前来参加中医交流大会的众人都把目光看向了柯树,眼神里有着几分难以掩饰的探究。

这柯树到底在说些什么玩意儿?

怎么他这话听起来就让人觉得那么不舒服呢?

对,好像言语中处处都带着一股对凌薇的怨怼。

“真的吗?她真的可以医治我儿子吗?谢谢您谢谢您医生!”妇人听到柯树的话之后也是脸色一喜,立时间对他弯腰道谢,话落之后,立即来到了凌薇的面前,扯着凌薇的裤脚就趴在地上不起来:“您一定可以救我儿子的吧?求求您了。”

目光平静脸色冷静的直视着柯树几秒,凌薇面无表情的转移视线,垂下眼眸看向这位哭天喊地的妇人,眉峰处微不可见的跳了跳。

柯树有此一举,到底何意?

站在原地看到凌薇不动声色的柯树却是在心中暗自的得意了起来,唇角处更是扬起了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凌薇,我看你现在还怎么收场。

会议室内其他人不知道这位妇人和这个年轻的病患来自何处,但是柯树能不知道么?

这不正是他拨打了一通电话之后的杰作么?

之所以会给那家疑难杂症医院拨打电话,就是因为,整个蓉城市恐怕也就那家疑难杂症医院中的病患算是有点挑战性。

柯树可不相信,仅仅一个凌薇,会有那天大的本事,能将这位五年时间都没任何人能治愈的病患治愈。

在他看来,凌薇的确在针灸术方面有那么几下子。

可是在其他方面,可就难说咯。

“怎么了凌副会长?人家求你看病呢,你怎么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刚才你不是可厉害么?一个人就搞定了巫医门,现在怎么不说话?”瞥了一眼始终沉默的凌薇,柯树自以为她这是害怕胆怯了的表现,于是不由得再次煽风点火追问道。

看到这一幕,听着柯树所说的话,现场中的众人也是有些好奇。

虽然柯树这语气中的确有些怪异,但大家更好奇的,却是凌薇是否能够治愈这位妇人的儿子。

不久前才刚刚晋升成为西南省中医协会副院长的凌薇,该不会这会儿就束手无策了吧?

凌薇还是没有动。

不言不语的站在原地,眸光平静脸色沉着,她就那么站着,什么都不说,却是想要看看柯树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如果她没猜错,这位妇人与这病患的出现,恐怕是有心人故意为之的。

也是在凌薇沉默的档口,这个巨大会议室的门前又出现了几个人。

这一次出现的,却是令整个会议室内众人都不由得惊喜万分的几位省内的大领导们。

“我不会来得太晚了吧?怎么大家都这么沉默?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见一行三人从会议室门口处走进来,这三人西装革履十分有范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我是领导’的气质,为首之人更是在进入了会议室中后便笑问了起来。

看到他们的到来,柯树心底大喊一声天助我也后,微微垂下头,走了出来,然后状似无意般的垂下头小声道:“还能是发生什么事儿?听说中医交流大会在咱们蓉城市展开,这不,有人直接带着病情绕身多年的孩子前来求医了……都趴地上求凌医生治病了,这凌医生也不说句话……”

听到这里,凌薇不由得嗤笑一声,柯树,你这阴谋诡计略渣啊!

喜欢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请大家收藏:(www.huomiexsw.com)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火灭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最新章节 -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全文阅读 -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txt下载 - 景渊的全部小说 -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 火灭小说网

猜你喜欢: 青梅从天降,竹马请接准有个女孩叫夏桐男主他萌点总是这么歪校草殿下,请住口!蜜恋百分百:恶魔少爷,宠翻天!婚后甜爱:腹黑老公小冤家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婚里婚外,前夫跪下唱征服周小云的幸福生活六零小军嫂你好会魔法的拽公主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甜追36计:吻安,小甜心校草独宠!首席魅少太强势动物不及师哥凶猛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惊艳!名门少爷拽千金别那么骄傲妖孽无双:女王太危险双面千金:杠上皇室殿下重生学霸军嫂妖魅公主误惹邪魅殿下神明今夜想你妖孽竹马缠上身:丫头,你不乖宠妻甜丝丝:老公逼婚有新招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
完本推荐: 足球皇帝全文阅读盛世医香全文阅读黑萌影帝妙探妻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空间在手全文阅读重生盛世宠妻全文阅读阿sir,嘘,不许动全文阅读黄金牧场全文阅读末世崛起之至尊女皇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东风恶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长生十万年全文阅读嫡女重生记全文阅读农家仙田全文阅读天才狂妃全文阅读将军宠妻:民女不种田全文阅读星际全能女王全文阅读弑王煞凤:草包七小姐全文阅读[综]某平行世界的男神全文阅读寒门冷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天武破九荒重生校园:天下男神皆炉鼎诡秘之主这个废物你惹不起玄天龙尊盛宠之名门婚约重生之都市仙尊跨界演员没出息的庄先生科技传播系统陆少的暖婚新妻威武不能娶猛卒魔尊也想知道万千之心离天大圣明天下洪荒历重生浪潮之巅超脑太监魔临最强医圣不灭战神凶娇齐欢最强弃兵小阁老宋先生你又装病武道霸主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txt下载手机版 - 景渊的全部小说 - 天才医生重生十八岁 火灭小说网移动版 - 火灭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