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火灭小说网 >> 距离有些远 >> 刘娜1

李敏的生物钟很准时。她轻轻地爬起来, 连被子也没叠就蹑手蹑脚去洗漱。可她关上门冲马桶的声音还是将严虹惊醒了。

严虹迷迷糊糊问:“几点了?”

出乎她的意料没等到潘志的回答。

严虹定定神慢慢醒过闷,才想起昨晚上因为潘志值夜班, 自己是在李敏家里睡觉的。她闭着眼睛伸手去床头柜上摸到自己的手表, 就是李敏送她的那块浪琴女表。

“六点了啊。”严虹从床上坐起来喊道:“敏敏。”

“哎,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你再睡会儿, 还早着呢。”李敏正在刷牙呢。她满嘴的白色泡沫、举着牙刷走到卧房门口。

“不睡了,我也睡醒了。哎,我怎么发现在你家睡得特别好啊。”严虹站起来把自己被子叠吧叠吧, 枕头摞到上面抱起来说:“在自己家就觉得心里烦热得不得了。我回家了, 你帮我开下门。”

“是吗?我看你今天也神清气爽的。”李敏回去漱口,然后拿钥匙给严虹开门。“你要是觉得在我家睡觉舒服,你就过来睡吧。你这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长时间睡不安稳, 对你和孩子都不好。反正我平时也不在家的。”

“还有潘志呢。等他上夜班我就过来睡。”

“我休完假就回去值班室睡觉了, 你俩就带床单枕头被褥过来睡。”李敏把严虹家的门也打开, 脱鞋进去帮严虹开窗换气。等她从厨房出来, 见严虹已经把昨晚看的书取回来了。

“敏敏, 你去跑步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待会儿我煮点儿大米粥再去食堂买几个馅饼, 你过来吃早饭。”

“我去食堂买吧。今天去食堂买饭的人应该比较多,人挤人的,你就别过去了。7点半到8点之间我过来。”

严虹没犹豫地应道:“那也好。那就你去吧。煮鸡蛋不用买, 我在家煮就可以了。你买四个馅饼就够咱们仨吃的了。”

“行。你在屋里多少也活动活动。”

“嗯, 我知道的。”

李敏见严虹完全清醒去洗漱, 便替她把门锁上,回自己家换衣服出去跑步。

*

今天的食堂果然如李敏猜想的那样,挤了很多人。往日不用排队的、卖馅饼的地方也排起了不短的队伍。等李敏用饭盒袋拎着装有馅饼的两个饭盒从窗口离开,一眼看到了在队列中站着的莫名和徐强。

莫名背对着李敏。徐强的站位不仅是与莫名距离近,更近的是俩人略显亲昵的神态,还有俩人之间充盈的、排斥他人的、隐隐约约流淌着的、那种说不出来的暧昧情愫。

莫名和徐强之间这样的状态,让李敏愣了一下。但她只与看到自己的徐强略微点头便快步离开了。

这俩人看起来有点儿怪。这是李敏的第一个念头。跟着她想到莫名问自己要徐强电话时的模样,就在心里换了一个想法:想不到他们俩进展这么快。

李敏先回家,把一个饭盒放厨房,然后提着四个馅饼的饭盒去严虹家。她把自己看到莫名和徐强的事情说了,连两个人之间那若有若无的暧昧、自己感受到的不对劲的状态,都尽可能地描述给严虹听。

严虹将装有三个煮鸡蛋的盘子放到饭桌上,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徐强今天过来干什么?他又不是省院的人。”

“不知道啊。你说娜娜看到他会不会有什么想法啊?”

“她都登记两个月还怀孕了,徐强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了。不过要是莫名和徐强站在一起的话,娜娜应该会很不开心的。”

李敏明白严虹未说出口的意思,莫名是研究生。她想了一下儿说:“我等会儿去娜娜家看看她,把徐强过来的事儿告诉她姐姐,那是她同门师弟,或许她姐姐有办法吧。”

“你看着办吧。”严虹顿了一下说:“若是你与莫名能说上话,最好让莫名带着徐强回避一下。比让娜娜她姐姐出面好。这俩人也是的,省院的集体婚礼他俩凑什么热闹,俩人都不是省院的,倒把自己当大瓣蒜了。”

事儿是这么回事儿,但是话就不能这么说。李敏知道严虹和自己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刘娜,想让刘娜能够顺利地完成这个婚礼的。

“我先去刘娜家提醒一下,然后再去找莫名,看看能不能说通莫名让她带徐强离开了。”

俩人一起摆早饭,粥晾上了,海带丝也拌好了,潘志开门进来了。他手里提着满满的两大袋子水果。

李敏赶在严虹之前接过一袋子,“嗬,师兄买了这么多水果啊。”

潘志笑笑:“你知道我们家要来人的。我也不知道谁都喜欢吃什么,就每样都买了一点儿。”

“你去早市了?”严虹问他。“医院正门口那儿没这么多种水果的。”

“值班呢,我哪里敢脱岗。”潘志将手里的水果递给从厨房出来的李敏,自己走去洗手间洗手,他抬高说话的声音:“我找陪护的小伙子帮我去了一趟早市,告诉他一样买点儿回来。”

“师兄好用心啊。”李敏赞了潘志一句。

严虹美目流转,看向擦手的潘志,满满都是没说出口的情义。

李敏轻咳一声,提醒俩人:“你俩再这样,下回不来你家吃饭了。”

严虹收回视线,笑着说她:“穆杰很快回来了,请你们俩一起过来吃。”

潘志立即就问李敏:“有穆杰的消息了?”

“嗯。”李敏酸溜溜的情绪立即被洋溢的幸福快乐替代。“昨天收到他的来信了。”

潘志了然地一笑,坐到严虹的身边说:“我看你这两个来月的情绪都很不错啊。”

严虹看看李敏摇摇头,点着李敏的额头说:“你表现的太明显了。出来进去的还会哼个歌儿什么的,还有心去跳双人舞,医院里长眼睛的就会猜测到穆杰那边有消息了。”

李敏愕然怏怏道:“我还以为自己装得挺好的呢。”

“来来吃饭了。穆杰没受伤吧?”

潘志把馅饼先夹给严虹一个到她面前的小碟子里。李敏紧随潘志之后夹了一个到饭盒盖上,挪到自己的面前。

“他没任何事儿。我用这个就好了。一会儿可以少洗一个碟子。”

“那我就用这个饭盒了。”潘志把饭盒连同垫着饭盒的、毛线钩织的防烫垫,一起挪去自己的跟前。

“讨厌啊。你们俩这样少了多少情调啊。”严虹拿着水果刀切馅饼,不满意地抱怨。可潘志和李敏都不搭茬,只用筷子夹着馅饼吃,看她切好了馅饼、端到嘴边、再用筷子送进嘴里。俩人心里想的是怀孕真能改变人啊,连吃个馅饼的方式都变得这么厉害了。

潘志看严虹的气色和精神状态都比前些日子好了很多,就问道:“昨晚过去睡觉的?”

“是啊。一宿睡到大天亮。也不知道怎么会睡得那么好。我早晨起来就感觉到了。太奇怪了。”

“估计是你心里想着你爸妈今天能带人来,再不用师兄那么辛苦跑早市了,心里放松就睡得好了呗。”

“非常可能。”潘志对李敏这样的解释很开心,点头附和李敏。他盼着严虹恢复正常。便笑着说:“那以后天天都会睡得好了。”

严虹便也笑着接受了李敏的论断和潘志的期望。

“昨晚夜班的事情多吗?”

“还好,大概是过节放假,除了一些个喝多的,打得头破血流的那几伙群架,病房里倒没收到别的患者。”

那就是很轻松的一个夜班了。

待李敏也陪着斯条慢理的严虹吃完早饭了,潘志也放下筷子。他边收拾饭桌边说:“我刚才上楼的时候,遇到莫名和徐强了,说杨大夫和罗主任也参加今天的集体婚礼,他俩先过去帮忙。”

严虹往椅子背上一靠,有气无力地对李敏说:“你赶紧去娜娜家吧,和她姐姐说一声。看来让莫名把徐强带走不现实了。”

“好,我这就过去。饭盒一会儿搁我厨房就好。”

“嗯嗯,你赶紧去吧。”

李敏向潘志点点头就赶紧离开了,留严虹去跟潘志解释吧。

*

刘娜家隔了一个单元,李敏来过两次。但她敲门的时候,过来开门的是李敏没见过的一个青年男子。面相看着就是挺温和的人,可他这时的脸上却充斥了焦虑。

这样的焦虑李敏在很多患者家属脸上看到过。

这陌生的男人让李敏愣了一下,然后她立即醒悟到这可能是那个博士生。便开口问:“你是娜娜的姐夫吗?”

没等这点头的博士答话,龚海在里面说:“是师妹来了吗?进来吧。娜娜,李敏来了,你赶紧起来吧。”

刘娜家里是不用换鞋子的,李敏径直走了进去,却见与刘娜带了三分相像的、已经显怀的女人坐在刘娜的床边。

这该是刘娜的亲姐姐了。

“师姐好,我是李敏,原来和娜娜在一个寝室住。”

“嗯。李敏啊,听娜娜说过你很多回了。很能干。不错,给我们女孩子争气了。”

李敏被她说得不好意思了,笑了笑回避了这个话题。却看着在床上蒙头、把被子压在身下拱成一团的刘娜说:“娜娜,你蒙在被子里小心乏氧。血氧饱和度不达标,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呢,要不要我给你讲讲孕妇乏氧对胎儿的危害?”

刘娜在被子里蠕动了一会儿,慢慢地她的脑袋从被子钻出来了。一头长发被拱得乱七八糟的,那模样简直没法用眼睛看。

李敏忍着对刘红赖床不起的诧异,与床边坐着的刘红说:“师姐,我和娜娜说几句话。”

龚海对这样的刘娜没一点儿办法。他见李敏肯出头劝刘娜,立即朝李敏拱拱手:“拜托了。”先出去了。

刘红对李敏说:“师妹,麻烦你了,眼看着到时间了,再拖就来不及了。”

“好好。我来劝她。”李敏走到刘红身边,扶她站起来,搀着她往外走并趴在她耳边轻声说:“徐强找了罗教授的学生做女朋友,我早晨买饭的时候遇到他们了。咱们还让娜娜去吗?”

刘红侧身抓住李敏的手,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问:“真的?”

李敏连连点头。“潘志,就是严虹她对象,刚才下夜班回家看到他俩去了罗教授家。杨大夫和罗教授也参加这次的集体婚礼。”

“好。我明白了。师妹,你劝她起来吃饭吧。她不想去就不去了。心里的不舒服比身体的不舒服更伤身心。”

“嗯。”李敏见刘红是个明白人,心头的担忧放下了大半了。

“那我们先吃饭了。”刘红出去了。

“哎呀,你还没吃早饭呐。你快赶紧吃饭吧。”李敏看她走到折叠桌了,博士给她拉椅子,就轻轻地把门关上。

李敏转去窗口那边、刘娜的那一侧,对着闭眼睛装睡的刘娜说:“娜娜,你姐姐说你可以不去了,你起来吃饭。低血糖会影响孩子的。”

刘娜睁开眼睛看李敏:“为什么?”

“因为她怕你心里不舒服,所以不勉强你。”李敏避重就轻。

“刚才她还没呢。不会是骗我起来换衣服吧?”刘娜又想往被子里拱。

“娜娜,你几岁了?”李敏按住想往被子里拱的刘娜肩膀。“我们一起住了一年,我还没见过你这样,要不要我喊严虹和小凤来看看你?”

“不要。”刘娜果断地拒绝,然后没精打采地说:“小凤要参加婚礼的。彩虹儿每天睡不醒,别麻烦她们了。”

“那你起来吃饭好不好?你姐姐答应你可以不去的了。”

刘娜抱着被子拱了一会儿说:“敏敏我还是去吧。不然我们都报名了,算是怎么回事儿?”

李敏简直想骂刘娜一句去属驴得了,这不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嘛!可刘娜现在是孕妇、是国宝级的人物,她既然来了就得耐心地哄她。

“娜娜,大会议室的人会很多的。你要去你姐姐就得去。你看她的月份,要是被谁不小心碰着了,你不担心啊。”

“敏敏,你是来劝我不要去参加集体婚礼的吗?”刘娜怀疑地看着李敏。

“不是。我是过来帮你梳妆打扮的。可是我认为你目前的状态,还是不去比较好。我觉得一定是孩子不舒服,才让你有不想去的感觉。比起报名的事儿,孩子更重要。”

“敏敏,谢谢你。你早点来就好了。他们仨逼了我一早晨了。呜呜。”刘娜直接开始哭了。

“不许哭。”李敏呵斥刘娜:“你伤心孩子会跟着受影响的。来,起来洗漱、吃饭,咱们不去那个集体婚礼了。我去给你请假。”

李敏好说歹说把刘娜哄起来、换了衣服去洗手间洗漱。可是在饭桌边一直留心屋里动静的龚海,听了刘娜的哭声简直想冲回房间了,还是刘红立即制止他:“让师妹劝她。”

片刻后,刘娜换好衣服去洗漱了。

博士招呼李敏:“师妹过来坐。吃了早餐吗?一起再吃点儿?”

“我吃过了过来的,你们继续吃。龚师兄,娜娜的情绪不稳定,可能和她月份小、昨天累着了有关,我去跟唐书记给你们请假。”

在龚海的心里,娜娜不去参加集体婚礼已经成定局了。他接受良好地说:“那就麻烦师妹了。还有你和唐书记说她肚子不舒服吧,反正有昨天的彩排垫底呢。”

“好,我明白了。”

博士却有些接受不能,他觉得刘娜今天的表现就是一个娇宠的、惯坏的小孩子。于是就提醒妻子:“娜娜不去可以吗?这可是要工作一辈子的单位啊。”

“没事儿的。”在刘红的心里,哪怕妹妹会在省院工作一辈子,过几年读个研究生,等毕业了,工作局面自然也就不同了。

“师妹,麻烦你跟院领导说明她的情况,就说她昨天彩排累着了。她都登记俩月了,怀孕也是正常的。要不等会儿我们带她去妇产科看看?”

龚海忙说:“那阵仗就太大了,还是先在家躺着休息一下吧。”

“那就先在家休息了。”刘红现在想的是怎么让妹妹能避开徐强。要是徐强在婚礼上整出点儿什么,单这么想她就觉得自己胸口发紧。

“师姐,那我就先去医院了啊。”眼看着到九点了,李敏得赶紧走了。

“好。你去吧,把我们的焦急转达给唐书记。我们也是没办法了。”刘红放下筷子,送李敏到门口。

“师妹,拜托你了。”

“看师姐说的,太见外了。”

李敏也不想看到刘娜在集体婚礼上,被莫名和徐强刺激刺激着了,甚至波及腹内胎儿、发生终身遗憾之事。

好在有个昨天彩排就不舒服的借口在,就让刘娜好好在家躺着吧。

*

省院布置得喜气洋洋。这是昨天下班时还没有的场面。大会议室前后两个门都大打开了。往里走的人非常多。但若不是与婚礼有关的人,一般是不会往前门那边去的。

李敏看了一下情况,就往在人流中小心地往前挤。她先找到小高,赶紧把刘娜的事情告诉给她。然后忧心忡忡很焦急地表示:“你看看该怎么跟唐书记说一下。我刚才去刘娜家,她还在床上躺着没起来呢,她姐姐他们都急得不得了。她昨天彩排的时候就不舒服了。”

小高昨天自始自终在彩排现场给唐书记做助手。刘娜不舒服的事情她知道。她见李敏这么说,赶紧就说:“刘娜要不要去妇产科看看啊?”

李敏据实回答:“依照她目前的情况,到了妇产科也是会先让她卧床休息。再说严虹今天在家,她不会到哪儿去的。要是真有什么不好,我想他们会第一时间找严虹的。

你放心,她家里现在有一博士一硕士、还有一主治医在守着她的。”

小高点点头,才怀孕一个多月,正是不稳当的时候呢。要是勉强刘娜过来,现场出了什么事儿,可就影响大了。

“那李大夫你在这儿等一下,我过去跟唐书记说一声。少了一对新人,讲稿什么的都得改呢。”

“那你去忙,我站在这门边这儿等着。”

李敏看着小高挤到唐书记身边,低声在唐书记耳边说着什么。然后唐书记看看李敏这边,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这回事儿。

李敏见唐书记这样的表情,就从前门退了出去,贴着墙边往后门溜达。却不妨被人流中伸出的一支手臂拽住了。

“李敏,你去哪儿?看到刘娜没有?”

*

李敏的父母亲还有哥哥嫂子带着孩子,刚刚上了往省城来的火车。又大了一岁的阳阳是第一次坐火车,他很兴奋地在父亲怀里扭来扭去,他两只小手使劲地扒着车窗框、脚踩着父亲的腿往小桌上爬,他要探头出去看看窗外。

“别伸头出去,快抱紧他,别掉下去了。”当妈的很着急。

梁工推一下老伴儿说:“换个位置,让他们俩在窗口守着孩子。”

李敏的父亲站到过道,倒出位置好让靠窗坐的梁工出来。等儿媳妇坐到窗边后,他坐到长子身边,老两口笑呵呵地看着儿子和儿媳妇俩跟孩子搏斗。每次出门孙子都得儿子抱牢实了,儿媳妇早就应付不了精力旺盛的小小子了。

过道那边的乘客笑着搭话:“你这孙子长的结实,胆子大、力气也大,看他爸都快按不住他啦。”

“是啊。这小子从小就精神头足、身体也好,等闲一个人带不了他出门。”

“那也是你们家带得好才行。不少出生时看着不错的孩子,几场病之后越长越孬。”

“那是那是。小孩子是很容易生病的。”

“带孩子最费心神了。”

火车鸣笛要启动了。当爷爷的上前掐住孙子的两肋,当妈的去掰儿子的小手指,小小子手劲大,当妈妈的怕伤了孩子不敢使劲,奶奶站起来膈肌了小家伙几下,小家伙立即嘻嘻地笑着撒手了。

当爸爸的抓住时机把窗户落下来了。

四对一,成人获得了完胜。过道那边的几个乘客看着都笑。

“这孩子可难带。太调皮了。”

“调皮小子出好汉。”

“阳阳,想不想去姑姑家了?”

“想。”

“闭眼睡觉就带你去。”

“先睡一觉,醒了就到姑姑家了。”年轻的父母一起哄孩子。

“我不困。”小家伙奶声奶气表示反对意见。

“那咱们下车回家吧,去姥姥家玩。”当妈妈的提出新建议。

小小子想了想,靠到父亲怀里闭上眼睛。再睁开、再闭上。火车没开出去多远呢,他已经睡得呼呼的了。

李敏父亲从行李架上拿下来一个大包,儿媳妇接过去从里面掏出一个小毯子,小心地给孩子盖上。

“昨晚就兴奋了小半宿,今早又跟我们一起起来。”梁工爱怜地把帽子给孙子戴上,四个大人全心全意地照料一个小不点儿,都安顿好了才各自眯眼假寐。

喜欢距离有些远请大家收藏:(www.huomiexsw.com)距离有些远火灭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距离有些远最新章节 - 距离有些远全文阅读 - 距离有些远txt下载 - 林一平的全部小说 - 距离有些远 火灭小说网

猜你喜欢: 重生八零:医世学霸女神错上有钱君与装穷君末世重生之低调种田隐婚甜宠:大财阀的小娇妻我是大反派[快穿]反转人生[互穿]倾城国医叔,你命中缺我以后少来我家玩闪婚甜妻,总裁大人难伺候!总裁霸爱:诱人娇妻惹不得锦绣重生:早安傅太太先婚后爱,大佬要离婚!阿sir,嘘,不许动沉沦帝国总裁霸道宠重生之饥饿年代叶先生每天都想跟我告白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先婚后爱之睿少溺宠妻萌妻来了,老公大人请多指教娱乐圈之闪婚玄学大师不是人我的室友非人类我只想安静退个休
完本推荐: 娇软小媳妇全文阅读仙尘乱全文阅读重生之原配娇妻全文阅读万界王座全文阅读女王归来之末世重生全文阅读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全文阅读超级灵药师系统全文阅读论食用狗粮的正确姿势[快穿]全文阅读七零之悍妇当家全文阅读重生九零,学霸女豪商全文阅读阿sir,嘘,不许动全文阅读星际全能女王全文阅读都市之极品至尊全文阅读星际之弃子逆袭全文阅读奋斗在红楼全文阅读影后上位叶少借个色全文阅读市井贵女全文阅读今天没吃药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都市之国术无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修仙在都市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奶爸的异界餐厅暗黑破坏神之毁灭五零俏军嫂养成记九天剑主首富小村医三国之随身魔法塔九幽天帝清妾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冥王退休计划重生柯南当侦探黑光主宰赵四儿的穿越造车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卡牌密室(重生)谁掉的技能书洪荒历光头宗师万古神帝农门娇俏小厨娘医妃惊世魔临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继承两万亿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十方乾坤隋末之草根崛起

距离有些远最新章节手机版 - 距离有些远全文阅读手机版 - 距离有些远txt下载手机版 - 林一平的全部小说 - 距离有些远 火灭小说网移动版 - 火灭小说网手机站